“飞机医生”徐城基:三十年默默坚守 只为飞机安全着

来源:未知 发布于 2017-08-12  浏览 次  

  夏天,热浪滚滚的停机坪上,不见一丝绿意和遮挡的水泥地面地表温度最高时达60℃,而飞机自身也带着极高的温度,徐城基和同事就要在这样的高温条件下进行工作。

  在工作之余,徐城基酷爱乒乓球,是单位每次比赛的“王牌”。“不用上班的时候我会打球,4年一次的比赛我都是主力!”他笑着说。

  1979年2月26日,广州?兴宁首航成功,揭开了梅州民航事业的第一页。随着梅州经济社会发展,1985年10月,梅县机场正式动工,总投资3182万元,1986年完成了跑道、候机楼等主体工程,1987年9月1日通航。徐城基就是那一年毕业进入梅县机场的,他见证了梅县机场近30年的发展历程。

  徐城基今年53岁,算是机场的“老人”了。1987年,梅县机场建立的时候他就在了,那时候他刚大学毕业,意气风发,没想到在这里一干就是30年。

  “检查完一架飞机就湿一次衣服,再热也要上,不管天气如何恶劣,这是我们的工作,条件再艰苦对工作也不能有松懈,这关乎上百位乘客的安危,我们不能让飞机带着半点问题上天。”徐城基认真的说。

  “从只能载40名左右旅客的安-24机型,到现在的波音737可以容纳一百多两百人,从只有飞广州的航线到现在增至10条,通航城市增至15个,虽然不能跟发达城市的机场相比,但看着机场一步步发展,身为其中的一员还是很自豪的!”徐城基说。

  苦心编撰规范手册

  在这30多年来,徐城基服务过的飞机不计其数,机上的每一个系统、每一个零件他都了然于胸。他的日常工作是对飞机的短停维护,步骤繁琐、责任重大,但每一次他都保持着极为严谨认真的态度去完成。

  “每架航班在起飞前和降落后,都需要机务检查和维修,涉及飞机发动机、空调系统、舱内设备、起落架等众多项目。”徐城基解释,对一架飞机完成这些繁琐的日常项目维护,根据机型及航空公司的要求不同,所需时间也不一样,通常检查一架飞机需要半小时。

  “飞机降落和起飞前地面都必须保持干燥,看到有类似水渍的都要闻一下,有不明原因的问题一定要查清楚。”严谨、认真,是徐城基给人最深的印象。

  “花了几个月的时间,把每一项工作都规范化,这样大家做起来也得心应手,工作质量也更有保证。”每次检查完一架飞机,徐城基就需要在飞行记录本上签字,对于他来说,一旦签下,就意味着他们对飞机的安全作出了承诺。

  从此,徐城基与飞机结下了不解之缘。由于在学校成绩优异,他还差点获得了公派留学的机会。“因为我的身高不是太高,最后被刷了下来,不过也是一种运气吧,才能来到梅县机场。”徐城基笑着说。

  徐城基的电话总是保持24小时开机,365天,天天如此。为了不漏接电话,他还把办公室的电话设置了呼叫转移,当他不在机场的时候也能接到工作电话,及时处理事务。

  从小就是“学霸”的徐城基,1980年考进了东山中学,高考时他的分数本可以上更好的学校,但填报志愿时的阴差阳错,让他踏进了民航系统。“1983年,我考进了当时的天津民航学院,父母身体不好,主要是想毕业有分配,可以早点出来工作,也不清楚自己的分数可以上怎样的学校,所以报了这所学校。”

  阴差阳错进入这一行

  在徐城基的办公室,厚厚的各项手册被摆放在架子最显眼的地方,翻开其中一本,里面详细地规定着机务人员的工作内容,细致到手势如何做、机组请求启动对话应该怎样说,都一一写明。

  在徐城基看来,飞机的安全比天还大。他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:“我们的错误没有改正的机会,所以不能犯错。”

  机务工作人员每天的工作都有严格的程序,一项一项地进行,不能有丝毫的错漏。1996年,徐城基竞争上岗后,负责机务工作,并开始着手编写适合梅县机场实际情况的《机务工作程序手册》《维修管理手册》等。

  ●南方日报记者 陈萍 通讯员 李杏

  翻开徐城基的通话记录,除去工作时间的电话,凌晨三四点他也经常接到紧急任务。“有时候飞机检查发现有需要更换的零件,我们就要等对方把航材送过来,我们再处理,不管多晚。”

  晚上10点是他们规定的下班时间,但如果遇上飞机延误,下班便“遥遥无期”了。最晚的时候凌晨三四点才下班,有次遇到飞机故障,凌晨才把航材送过来,他们就忙到了天亮。

  不管是寒冬还是酷暑,不管是工作日还是春节,像徐城基这样的机务人员始终坚守在岗位,为飞机的安全“把脉问诊”。“到今年的7月我就干满30年了,辛苦是辛苦,但是能为千万旅客提供安全保障,再累也是应该的!”徐城基朴实地说。

  另一边,身穿制服的徐城基早已进入工作区域,拿着记录本对飞机进行仔细的例行检查,为飞机的下一次飞行提供安全保障。他是梅县机场的机务人员,被人们称为“飞机医生”,他们没有空乘人员那样光鲜亮丽,也不像安检人员那样受人注目,但飞机每一次安全着陆都离不开他们的默默努力。

  日晒雨淋,风雨不改是徐城基工作的特点,虽然已经53岁了,但他依然奋战在一线,受父亲的影响,徐城基儿子也在民航系统工作,“我这个岗位太辛苦了,所以我不让他干我这个,他的工作相对轻松一些。”

  飞机着陆后,徐城基在查看飞机的情况。何森? 摄

  早上7点徐城基准时到机场,换上深蓝色的工作服,等候着上午的航班,“在飞机抵达前15分钟我们就需要进场准备了,检查地面是否符合降落的条件。”飞机降落后,徐城基和同事就对照着短停维护工作单,一条一条地开始对飞机外部进行检查,等旅客都下了飞机,他们便要上去对内部的设备设施进行检查。

  手机从不关机24小时待命

  有一次,徐城基和同事对飞机进行检查时没有发现问题,但当飞机启动时,眼尖的他却看到地面有一摊油渍,他根据经验判断,飞机在启动的瞬间液压系统可能出现了问题,于是他马上汇报了情况,及时处理了故障,飞机才得以安全升空。

  2月11日下午2:30左右,一架飞机平稳地降落在梅县机场,旅客拉着行李箱陆续从通道走了出来,接机的家人早已等候在外面。